資訊列表頁頂部通欄廣告
您的位置:網站首頁教育藝術課堂正文
“逼真”“如畫”與“傳神”
蔣華    2019年11月07日    中國文化報    瀏覽數:478

清朝大畫家王鑒說:“人見佳山水,輒曰‘如畫’,見善丹青,輒曰‘逼真’?!睂τ谕蹊b所說的“如畫”和“逼真”這兩個耳熟能詳的藝術概念,我們據朱自清在《論逼真和如畫》一文中所分析的:“照一般的秩序,總是先有‘真’,后才有‘畫’,所以我們可以順理成章地說‘逼真與如畫’——將‘逼真’排在‘如畫’的前頭?!毕日劇氨普妗?后談“如畫”,也算水到渠成。

從繪畫角度講,“逼真”意是畫家將畫外物畫得真假莫辨,簡直是高清相機拍攝的作品。達·芬奇曾畫老鼠,將貓逗得團團轉,誤認為畫中鼠就是真鼠。唐人胡令能《詠繡障》詩:“日暮堂前花蕊嬌,爭拈小筆上床描。繡成安向春園里,引得黃鶯下柳條?!崩C女們爭先恐后地在繡床上,對著堂前花蕊寫生,描取花樣。然后把繡品擺放在春暮的花堂中,引得黃鶯誤以為花蕊在黃昏爭奇斗艷,而從柳條上飛入繡品。應當說,貓和黃鶯是用行動證明著畫中鼠、繡中花,都“逼”到它們認為“真”的地步。所以清代大畫家王鑒才說:人“見善丹青,輒曰‘逼真’”。而繪畫史上的“曹衣帶水”“吳帶當風”自是“逼真”的典范丹青。

但從欣賞角度看,“逼真”是畫中物與畫外物真假莫辨。那“如畫”呢?就讓畫外物像提升為優美畫卷。如說“逼真”是高清相機拍攝,那么“如畫”有時就又增加了美顏功能,拍攝得更美。被蘇東坡贊為“詩中有畫,畫中有詩”的唐人王維,在《周莊河》泛舟時就感贊地承認:“清風拂綠柳,白水映紅桃。舟行碧波上,人在畫中游?!鼻屣L吹拂綠柳,綠水倒影桃花。小舟游蕩碧波上,如此美景,讓他忘了身在河上,而是人在畫中?!皽\深山色高低樹,一片江南水墨圖?!碑斎贿@里也有一個時間過程。清代女詩人郭漱玉的《舟還長沙》詩道:“儂家家住兩湖東,十二珠簾夕照紅。今日忽從江上望,始知家在畫圖中?!痹娙思易珊|,像“不識廬山真面目”的蘇東坡一樣,“只緣身在此山中”。今江舟遠望,方識家美畫圖。這即是今昔對比中美的頓悟,也是美在記憶中的升華。

但問題又遠沒有這么簡單。將“逼真”與“如畫”聯系在一起欣賞比較,有時就會發現,一是“如畫”比“逼真”更美。從風景說,“乃見江左大山壁立,林麓峰巒如畫”。蘇東坡泛舟赤壁時感嘆:“江山如畫?!痹谔K東坡看來,“亂石崩云,驚濤拍岸,卷起千堆雪”的壯觀美景,美得無以言表,妙處難與君說,只能以“如畫”一詞蔽之。從人說,賀知章呼李白是“謫仙”,王羲之見杜弘治驚贊為“神仙中人”,《紅樓夢》中,“畫中走出的仙女”惜春,“天上掉下的林妹妹(林黛玉)”,都似在說這些人物的風神美韻,只能從畫中找、天上尋。從音樂說,耳聽錦城絲管的杜甫,贊嘆“此曲只應天上有,人間能得幾回聞”,我們也常將這種音樂說成天籟之音,人間難覓。

二是“逼真”與“如畫”水乳交融,連為一體。張謂的《早梅》詩說:“一樹寒梅白玉條,迥臨村路傍溪橋。不知近水花先發,疑是經冬雪未銷?!睆堉^眼中的寒梅,在村路溪橋邊開滿一樹白花,“逼真”得讓他懷疑是不是今冬未化的雪?;ㄒ?雪耶?“那是俱疑似,須知兩逼真?!弊屧娙苏婕匐y辨?!肮女嫯嬕獠划嬓?梅詩詠物無隱情。忘形得意知者寡,不若見詩如見畫?!?歐陽修《盤車圖》)不管是一樹白梅還是一樹白雪,都是一樹“似與不似都奇絕”的精美畫卷。

獨坐敬亭山的李白說:“相看兩不厭,只有敬亭山?!豹氉T频男翖壖舱f:“我見青山多嫵媚,料青山見我應如是?!比諠u年老的畫家宗炳,將平時所游的山水畫成畫,懸于墻,下載到記憶的文件夾里,朝夕視之。他道出緣由:“老病俱至,名山恐難遍睹,唯當澄懷觀道,臥以游之?!庇矛F實的眼,向回憶望去?!吧诫S畫活,云為詩留?!迸c畫中的山水相親、與現實山水相敬、一生擁抱山水。都沉迷在與青山物我兩忘的境界。

三是“逼真”比“如畫”更美?!都t樓夢》中一進大觀園的劉姥姥,看見沁芳亭的美景,竟贊嘆“比畫兒還強十分”。而明代一位來華的日本使臣游西湖后認為:“昔年曾見此湖圖,不信人間有此湖。今日打從湖上過,畫工還欠費工夫?!边@位來華的日本使臣,游覽了現實的杭州西湖后,就對畫家筆下的景觀提不信任案,認為現實的湖比記憶的畫更好。

但從藝術角度講,蘇東坡就在“逼真”和“如畫”之途中,另辟蹊徑。認為寫詩,“賦詩必此詩,定知非詩人?!闭J為繪畫,“論畫以形似,見與兒童鄰?!彼乃囆g標準是,“邊鸞雀寫生,趙昌花傳神?!币笞龅?“氣韻生動”地“寫生傳神”——這與他在“晉韻”“唐法”之后,開拓出“尚意”這一條書法審美新路異曲同工。這點起碼得到清代山水畫大家石濤的響應,他畫山水畫的標準就是,“畫必似之山必怪”,對追求“不似似之當下拜”的“傳神寫意”的山水畫家來說,“河山原是心中造”,心中的山水才是最美的山水,“自有云山在筆峰”。無須顧及現實的“逼真”。這里就又涉及“傳神”這個耳熟能詳的藝術概念。怎樣傳神呢?我們認為自詡“前身應畫師”的王維最有代表性。

“王維畫物,多不問四時,如畫花,往往以桃、杏、芙蓉、蓮花同畫一景?!贝笱┘婏w的寒冬,還有“雪中芭蕉”。從時間角度看,北宋丞相吳育鑒賞一幅畫貓的古畫,就通過畫上貓的“瞳孔縮成一條線”,精準地判斷出這時貓眼看到的是正午的時光。與之相比,王維這類“不問四時”的畫作,簡直四季不分,毫無時間觀念??v然畫得逼真,也是失真。從常識角度看,唐代畫家戴嵩的《斗牛圖》,就因畫中兩牛不是緊夾牛尾,而遭牧童譏笑。漢代宮廷畫家毛延壽,因把昭君畫成丑女,而丟掉性命。但從藝術傳神的角度看,就一切釋然,沒有譏笑和性命之虞。沈括就贊譽王維這類不按常理出牌的畫作,“此乃得心應手,意到便成,故造理入神,迥得天意。此難可與俗人論也?!敝熳郧逑壬舆^沈括的話頭闡釋說:“沈氏在上文還說‘書畫之妙,當以神會’,‘神會’可以說是象征化。桃、杏、芙蓉、蓮花雖然不同時,放在同一個畫面上,線條、形體、顏色卻有一種特別的和諧,雪中芭蕉也如此。這種和諧就是詩。桃、杏、芙蓉、蓮花等只當作線條、形體、顏色用著,只當作象征用著,所以就可以‘不問四時’”。

在沈括、朱自清看來,把桃、杏、芙蓉、蓮花同時綻放一紙,把芭蕉修圖到雪中,都是“迥得天意”的佳構,跟那些相機拍照者講不清——因為“傳神”已在高清相機拍攝的基礎上,又“迥得天意”地加入修圖功能?;诖?顧愷之才任性地將謝鯤畫進巖石里,還無中生有地在裴楷光潔的臉頰上添三根汗毛,都是在“逼真”“如畫”之外,又得“神會”妙理的經典畫例。

編者:每個人對于美的體驗都不同,美是千人千面的,不同的人對于一幅畫的評判也可能是天壤之別。但是我自己更喜歡寫意大于逼真的,畫更多是自我感情的抒發,一味求真不如用一臺相機攝影來的更實在。

責任編輯:明華

[聲明]本網部分文章和圖片轉載自網絡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所屬內容只代表原作者個人的觀點,不代表本站立場和價值判斷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未署名,系檢索無法確定原作者,原作者可以隨時聯系我們予以署名更正,或做刪除處理。謝謝! 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及時與本網聯系(聯系電話:15538520101)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! 謝謝您的配合和給予我們的理解支持。
標簽逼真
金屬廢料=昆蟲逼真手作
英國女子收藏假娃娃成癡:感嘆沒男生敢靠近
組圖:著名書畫家王際鑫作品展走進升達學院
大家的評論

暫無相關評論!

推薦視頻

Copyright ? 2018 orgcc.com 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 文化藝術網  版權所有

電子郵箱: orgcc#126.com(#換成@)  -  客服熱線:15538520101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(豫)B2-20150025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豫網文【2017】10072-347 豫B2-20150025

登錄到會員

微信登錄

微博登錄

QQ登錄

找回密碼還沒注冊過會員帳號?立即注冊
請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登錄會員
返回其他方式登錄
十分彩网可信吗